歙縣,高考72小時

時間:2020-07-11 17:07:11 來源:光明日報 查看數:

7月9日下午5時,歙縣二中門口,有考生陸續走出校門,每個人臉上都掛著笑容,一群學生走上了大巴,又轉身下車,面對校門口整齊的警察隊伍深深鞠躬:“你們辛苦了!”

“向左向右轉,敬禮!”擔任3天高考安保任務的人民警察和武警戰士轉身向學生們行上莊嚴的軍禮。

這是一批特殊的考生,他們的高考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延遲了一個月,又因為強降水造成的交通受阻延遲了一天。

無法抵達的考場

7月7日,高考第一天。早上5點,潘劍鋒就起床了,他是安徽省歙縣二中的校長,歙縣二中是今年高考的文科考場。 

出門時,下著暴雨。潘劍鋒不會開車,電瓶車也不能騎,就撐著雨傘步行去學校。  

走到萬年橋,橋兩邊已經有一米多深的積水,過不去。他試著從濱江路走,積水更重。他只得返回萬年橋邊,用手機吩咐分管校長做好迎考工作,接著向教育局匯報了道路積水情況,請求援助。  

橋邊聚集了越來越多的考生和送考家長,看著洶涌的河水和漏了一樣的天空,每個人都神情焦灼。潘劍鋒亮出了自己的身份,開始勸考生不要著急,先考慮安全,再想辦法完成高考。  按照規定,9點開始考試。8點半,依然困在橋邊的潘劍鋒預感到考試要延遲,他的手機響個不停,通過電話,他得知學校正在統計散落在縣城無法抵達考場的考生。  

9點半,潘劍鋒得知有森林警察正在用皮劃艇送考生到考場,他再次發出了求助信息。方怡然和奶奶租住在離學校只有5分鐘路程的新洲路。7日5點,方怡然收拾好考試用具,透過窗戶,發現暴雨已經把樓下的廣場變成了白茫茫的湖面,79歲的奶奶從沒經歷過這樣的情況,眼看著孫女去不了近在咫尺的考場,急得直抹眼淚。  

方怡然給班主任打了電話,并按班主任說的撥打110求救。110要她耐心等待,類似求助的電話太多。8點20分,救援的皮劃艇到了樓下。租住在同一棟樓的兩名阿姨主動過來拉著方怡然的胳膊把她送到窗戶外,一位“見過面,卻從來沒講過話”的家長叔叔站在樓下的圍墻上托著她的腳,慢慢把她接到圍墻上。牽著那位叔叔的手,方怡然踩著窄窄的圍墻挪到了皮劃艇上。中途,皮劃艇又援救了附近的兩個女生。“那個時候我已經不怕了,還幫警察叔叔撐著傘。”  

9點08分,皮劃艇劃到了校門口。“一位叔叔抱著我,蹚過積水,把我送到校園里。”平時5分鐘的路,高考這一天,方怡然走了4個小時。  

7月7日,大雨突襲了歙縣這座水路密布的縣城,通往歙縣中學和歙縣二中兩個考場的道路全部漫水,車輛行人無法通行。截至7日上午10點,全縣2182名考生,只有500多名趕到考場。經研究并報教育部同意,歙縣7月7日的語文、數學科目考試延期至7月9日舉行。鏟車來了

歙縣受到災情影響的高考考生。圖片來源:人民視覺1991年出生的新安小學音樂老師方淑云今年已經是第五次參加高考監考,她的監考點也在歙縣二中。  

7月7日6點起床,方淑云發現微信群里已經有人提醒路面積水并提供了可以通行的線路。方淑云的老公開車送她去歙縣二中,接連試了兩條路線,都無功而返。  

這個時候,她接到校長吳淑艷的電話:“35名監考老師到新安小學集合。”  

步行到校,吳淑艷已經給每個老師準備了早點,再三叮囑涉水去歙縣二中“一定要手挽手,千萬別被水流沖走”。  

方淑云和同事走到紫霞橋,發現橋已經被淹沒,只能看見欄桿,“像兩條平行線”。  

8點40分,皮劃艇來了。教師們分三批乘皮劃艇過橋。“我是第三批,皮劃艇行到橋中間,水流太大,搖晃起來,差點撞到欄桿上。”方淑云和同事不得不從皮劃艇上下來,扶著欄桿,蹚著齊腰深的水慢慢向前挪。  

過了紫霞橋,前面的水更大,他們進退不得。  

正好一輛鏟車運送行人過來。“我們和鏟車駕駛員也不認識,甚至沒有交流,他就讓我們上車。”方淑云說。  

方淑云和同事跨進鏟車的車斗,車斗高高揚起,乘風破浪駛向歙縣二中。  

7月7日凌晨4點多,胡國平被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叫醒,是縣里應急救援隊打來的電話。那天夜里,洪水上路,在漁梁壩有4戶人家被困,情況危急。  

胡國平是黃山市山越應急救援隊歙縣分隊的隊長,他趕緊召集了5名隊員前往事發地,把被困人員救出來。后來胡國平和隊員們開始護送考生和監考老師。當天早晨,胡國平運送的師生加起來就有60多人,整個救援隊總共護送了200多名師生。  

9點,胡國平接到任務:護送高考試卷到歙縣二中。“當時考卷被密封在4個大箱子里,船上坐著警察和教育局的工作人員。”胡國平說,行船有時也會撞到樹枝等雜物,這就需要掌握好速度和方向,“沖鋒舟前進受阻時,我就會讓隊員下船推著走,路上的積水深到漫過胸部。”  

船離歙縣二中還有幾百米時,水淺,船無法行進。  

鏟車來了。  

在高高揚起的車斗里,工作人員和試卷箱也被安全送達歙縣二中校門口。早已等待在這里的工作人員扛著試卷箱送到考務保密點。“不打延期報告,我就是千古罪人”

7月7日,安徽歙縣,監考老師和學生正在去考點的路上。7月7日,歙縣遭遇了50年一遇的洪澇災害,經研究并報教育部,歙縣考區原定于當天的語文、數學科目考試延期到9日舉行,啟用2020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語文、數學(文、理)科目副題進行考試。副題的命制標準與正題一致。  

“7號凌晨3點鐘雨勢就大起來了,我蹚著半身高的水去縣防汛抗旱指揮部開會,半個多小時后出來,來的路就不通了,我心想這下糟了!”8日晚,歙縣教育局局長汪天平向記者講述當時的情景。  

“我們以半小時為一個間隔,向上級部門接續申請推遲開考時間,但凡有一線的可能,就決不讓考試時間延期。”汪天平告訴記者。  

就這樣,歙縣考區語文開考時間從9點推遲到9點半,又從9點半推遲到10點……可洪水水位沒有降——當天0時至13時,歙縣累計降水110.3毫米,達到大暴雨量級。  

從考點附近群眾拍攝的視頻、圖片中,記者看到,有的監考人員蹚水進入學校,有的考生坐在挖掘機的鏟斗里,有的是用皮劃艇、沖鋒舟載來的……歙縣教育局辦公室里,急促的電話鈴聲此起彼伏,更多考生被洪水困在縣城各處,焦急等待。“這個決定做得很艱難,但參考師生的生命安全大于天。不打延期報告,我就是千古罪人!”經歙縣縣委縣政府批準,汪天平向上級主管部門發出了歙縣考區延期開考申請。從事教育工作30年,這一刻,他終生難忘。晚自習

7月8日,安徽省黃山市歙縣二中考點積水退去。7月7日中午,方怡然和同學得到高考延遲的通知后,平靜地在食堂吃了午飯,又趴在課桌上午休了一會兒,然后開始上自習。“我們都知道,肯定會啟用備用卷,既然已經這樣了,急也沒有用,還不如趁機再看看書。”  

歙縣二中高三(7)班班主任方磊家住的小區被淹,他和擔任監考老師的妻子都無法出門。  

下午,大水稍微退去一點,方磊繞著路趕到學校,直奔教室。  

路上,他就在考慮如何安撫學生們的情緒。“你們遇到了百年不遇的挫折,這是無法改變的現實。勇敢的人一定會直面現實,把對洪災的關注轉移到即將到來的高考。”方磊說,“歷史已經多次證明,曲折不能改變前進的方向,用長遠的眼光看待問題,就沒有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難。”  

方磊讓每個學生在小紙條上寫下一句話,可以寫以后的理想,也可以寫在高考中應該注意的事項。  

然后,方磊把所有的紙條貼在黑板上,一一讀給大家聽。  

教室外雨聲嘈雜,教室內一片寂靜。只有紙條在風中微微顫動。  

潘劍鋒一個教室一個教室巡視過來,拍拍學生的腦袋,和情緒低落的學生開著玩笑:“歙縣的高考延遲,是為了確保師生的安全,這是人民至上理念的體現。你們放心,有這種理念,后面的高考和延遲考試,我們都能順利過關。”  

7月7日晚上,全國其他地方的考生已經度過高考第一天,歙縣二中的教室里燈火通明,該校600多名考生中,有一半走進教室,安靜地上著晚自習。浮橋通了

7月8日,安徽省黃山市歙縣二中考點,武警官兵雨中護送考生。7月7日的首日高考延遲了。第二天的高考如何確保考生和老師準時到達考場?  

7日下午5點,歙縣應急指揮部做出決定:在兩個考點水阻路段設置4個車輛接駁點,運送師生;如果8日繼續下雨,兩個考點全部免費提供午餐和休息點,如有考生晚上不能回家,一律免費安排附近賓館入住;把地勢較高的新安小學作為備用考點,連夜布置。  

歙縣軍分區提出:在通往兩個考點的水深路段,連夜架設浮橋。  

7月7日晚8點,歙縣人武部副部長徐國友帶著40多名民兵進入指定地點搭設浮橋。裝載著浮橋組件的大卡車駛來,背斗中滿滿當當地摞著藍色的浮筒,民兵們幾人一組,將浮筒擺在地上連成片,再在連接處用力釘入插銷來固定。一個小時后,寬2米、長約125米的通往歙縣中學的徽州路應急交通浮橋搭設完畢。  

晚上10點,寬2米,長約300米,通往歙縣二中的城許大道應急交通浮橋開始架設。8日凌晨2點,第二座浮橋搭設完畢。  

如今,道路積水退去,兩座藍色的浮橋靜靜地“臥”在道路中間。“作為應急保障的浮橋雖然沒有實際投入使用,但我們該做的工作都提前做了。”徐國友說。無一人因災缺考

安徽省黃山市歙縣二中考點,考生有序進入考場。雨淅淅瀝瀝地下了一夜,直到天亮,才放了晴。 

9日早上7時,在安徽歙縣中學附近陪讀的家長章先生看了看窗外,趕緊為女兒準備好考試用品出了門,他要步行陪孩子趕往學校集中乘車點。“其實自家開車到考點也就10多分鐘,但坐校車更穩妥。”  

今天,與他的孩子一道,有2182名歙縣學子高考收官。  

9日上午8時15分,記者來到歙縣第二中學高考考點,在這里,有900多名文科考生參加考試。考生主要乘坐學校組織車輛抵達考點,經過測溫、安檢后有序進入。洪水退去,考點周邊路面還是濕漉漉的,但現場交通秩序井然。  

“今天的陪考家長比昨天還要少一些。”洪根娣的女兒是歙縣潭渡中學的文科生,高考期間,在蘇州打工的洪女士專程請假陪考。  

“不下雨,家長總要放心些。”洪根娣告訴記者。  

與陪考的洪女士一樣,趕到考點外的汪女士只想隔著柵欄遠遠看孩子一眼。“我孩子英語底子差,昨天(8日)出考場的時候遠遠看見笑得挺歡,還和周圍的同學聊了兩句。看來一場大水,心態沒崩!”  

如此大規模的高考延期補考,在安徽尚屬首次;在全國,也只有幾次;在歙縣,這是“天大的事”。  

“我們所做的,就是要確保每個考生都能安全有序進入考場,公平享有參加2020年國家高考的機會。”汪天平說  

2020年度歙縣考區累計報考2207人,其中文科909名、理科1298名。實際參考考生2182名,25人因自身原因于7月6日前提出棄考申請,無一人因災缺考。  

9日下午5時整,隨著數學科目考試結束鈴響起,歙縣二中的考生魚貫而出。  

9日下午5時,潘劍鋒站在歙縣二中的院子里,看到學生走出考場,他掏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發朋友圈時,他寫道:“7月9日下午,具有歷史價值的歙縣高考圓滿結束了。感謝黨和政府的關心,感謝社會各界的理解,感謝考生家長的支持,感謝高考學子的堅持,感謝自己的主動參與。”

原標題:歙縣,高考72小時

編輯:張靚玥

網友評論Comment
    加載更多
    • 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指引下——新時代新作為新篇章

    • 領航新征程

    • 學習貫徹十九大精神

    • 供熱急查隊

    ? ?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 11219期排列3预测 北京赛车软件苹果版 上海11选五开奖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 青海快三开奖详情 手机彩票官方大平台 福建11选五开奖顺序 三友化工股票行情 四川金七乐开奖号 白小姐基本走势图 河北快3走开奖结果 股票融资贷款 江苏11选5前三组开奖结果 青海快3走势基本走势图 浙江11选5走势 四川快乐12APP下载